CSGO NBK:想再和kennyS組隊,所做一切為隊伍

2021-03-17 13:59:59文章來源:遊久論壇

{{userName}}lv{{userLevel}}

評論

評論

收藏

收藏
關注遊久電競
關注遊久網

  法國知名爆料人、1pv記者neL最近採訪了NBK,和他聊了聊近期的事情、遭遇以及他未來的想法和規劃。NBK也在採訪中回憶過往、展望未來,以下為採訪內容:

  Q:在離開OG的日子裏都做了什麼?為什麼會離開OG?

  NBK:我目前正在與一名運動心理學家合作,讓我不斷進步,在我被下放前兩天我就開始了訓練,在這種情況下心理學家的輔導對我還是很有幫助的。最近,我喜歡和DBL poney一起打CS,但是這也是為了保持手感,隊中的afroo和Djoko兩個人挺不錯的,我喜歡和一些法國二線隊伍比賽,同時也看到了一些有天賦的選手。至於離開OG的原因,我猜可能隊伍覺得一切東西不管用,需要找到一種讓所有事情都平穩運轉的方法,而且他們覺得練習比去打比賽要好。

  我和Aleksib的關係隨着時間的推移也發生了一些變化,主要是因為溝通問題。沒有人聽我的反饋,或者我沒有按照他們説的去做,所以我和他們之間的基本上難以配合。

  Q:Ceb曾經和你們一起工作過一段時間?

  NBK:Ceb帶來了很多東西,但是他在5個月後離開去打Dota了,所以他也就不能幫上我們什麼忙,不過他確實幫了我們。

  Q:想到ISSAA這麼快也被下放了嗎?

  NBK:關於ISSAA被下放,這是相互的,這也是為什麼我離開之後這麼快他就被下放了。ISSAA和我有同樣的問題,看待事物的方式都和別人不一樣。回顧OG的這段經歷,我瞭解了很多關於人的方面,以及如何促進團隊合作,我學到了很多。

  Q:關於未來有什麼打算?

  NBK:關於未來我有很多不同的想法,對任何事情都持開放態度,尤其在法國,kennyS和Nivera都在板凳席上。如果可以的話,我還想和kennyS組隊,我想打的更個人一些,讓自己再次變強。但是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了,兩個人的轉會費很貴,而且他們必須從0開始,沒有任何大賽的邀請資格。我想成為指揮,那些關於我指揮的負面説法不是真的,在Vitality的時候我指揮打進minor,在Major總接近傳奇組。在G2和mixwell的時候晉級ECS,總體來説不算太糟。

  我現在明白了,指揮不僅僅要在比賽中做領袖,還要再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中影響隊友。這就必須考慮到每個隊員的個性。我很喜歡suNny,也想和他組隊,Nivera也很有趣、很有潛力。

  我不在乎我的買斷什麼的,我知道找到新隊還需要時間,我喜歡組建法國隊的想法,不過還是對一切都持開放態度。

  Q:有沒有考慮轉型Valorant?

  NBK:我會留在CS項目,Valorant現在還是太年輕了,轉型為時過早。我現在只是不想再換遊戲了,CS更好、更平衡。我根本不擔心CS未來會消亡,我更擔心這些新人的加入(當然,NA除外)

  Q:Valorant的未來你怎麼看?和CS相比呢?

  NBK:俱樂部和拳頭合作很有意義,俱樂部也知道Valorant會活下來,但是同樣CS也不會死。問題是北美俱樂部離開了CS,雖然他們遲早會回來,但是在疫情期間説這個毫無意義。和Valve的溝通確實是有問題的,但是這也促成了CS當今的生態。關於拳頭的遊戲我還有個有趣的歷史,我在CS:S的末期基本停止打CS了,曾經嘗試過打LOL的職業,還好沒去,留在了CSGO哈哈哈。

  Q:未來退役的話還會繼續從事這個行業嗎?

  NBK:未來我想繼續從事電子競技事業,可能會去當個教練或者經理吧。

  Q:在社區人的眼裏,你似乎是個大惡人,你怎麼看?

  NBK:回憶在Vitality、G2的過往,我覺得還是挺後悔的,事情發生,我被當做了壞人。我還是想讓社區多記着我的好,而不是個煩人逼。不過説實話,我還是覺得我做的都是正確且純粹的事情,非常真實,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隊伍表現。和Vitality鬧得是非常的僵硬,不過現在看到選手和XTQZZZ一切都很好就行了,事情發生過,過去就過去了,僅此而已。